您现在的位置: 外语爱好者网站 >> 韩语 >> 韩流风尚 >> 正文

韩国文艺片的异国情缘

作者:青溪    文章来源:大众电影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/1/15
韩国本土挣大钱的电影,一般很难畅销国际。因为此类电影大多以反映韩朝对立隔绝的民族性问题为背景,一般难以博得外国观众的兴趣。
  
  一直以来,跻身“世界五大电影强国”成为韩国电影人孜孜以求的梦想。韩国人这么牛气冲天不是没有道理的,自从1999年民族电影复兴之后,其本土票房份额迅速上升至35.8%,成为除法国以外本土票房份额最高的国家,而在六年前的1993年这一数字仅仅只有15.9%。同时,本土化的票房胜利还伴随着出口的顺利进行:1999年韩国电影出口额是1998年的十倍。《生死谍变》和《共同警备区》在韩国电影的出口价格上相继刷新了亚洲的新纪录,超过了昔日的电影大国日本。《生死谍变》甚至还史无前例地打破了一项纪录:在香港电影票房榜榜首盘踞了三周。
  
  这股势头结合着韩剧的风潮,在21世纪的头几年席卷东亚。它向世人表明,韩国人不仅有三星电器、现代汽车,还有极其强大的文化力量。曾任韩国文化部长的李沧东提及这股“韩流”风暴,直言不讳其巨大的传播力:“它首先是以电视、电影、连续剧为主的大众文化,随后带动起来的是对韩国的印象,包括韩国的饮食文化,比如说韩国泡菜,这些在世界范围内都产生了影响。我个人认为韩国文化的特征在于它具有独特的生命力。”
  有人曾拿《实尾岛》算过一笔帐。该片自2003年圣诞夜首映以来,仅31天的票房就超过700万美元,并于次年2月创造了130亿韩元的收益。如果把影片出口,DVD和VCD发行的收益计算在内,此片的收益则超过300亿韩元。另外,考虑到影片将间接拉动故事发生地岛上的旅游业,该片带来的收益最终将在3000亿到4000亿韩元之间。不过,有意味的是,韩国的小众文艺片境况相比之下则要严峻得多。
  韩国本土挣大钱的电影,一般很难畅销国际。因为此类电影大多以反映韩朝对立隔绝的民族性问题为背景,一般难以博得外国观众的兴趣。另一方面,国际上有知名度的韩国文艺片导演,国内的拥趸却是少得可怜。老导演林权泽算得上韩国影坛的泰斗,可他的第一百部作品《千年鹤》(2006)却是观者寥寥、评论无几;金基德拍摄《时码》(2006)时,指天发誓如无观众“立马息影”,可结果还是没人看;李沧东《绿洲》(2002)投资27亿韩币(不到300万美元),而他最忧心的就是“国内观众必须超100万才能达到收支平衡,而目前只有60多万人看了电影,希望这次不要亏损。”
  可恰恰正是这些无人问津的文艺片导演,在世界影坛上一次次地为韩国电影摧城拔寨。然而,人是铁,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得慌。面对生存的压力,文艺片导演们纷纷瞄向了欧洲,那里成了艺术生存最好的栖居地。一方面,根据韩国和欧洲国家签署的合作协议,韩国导演可以从欧洲得到合拍基金。比如,韩国与法国便合作拍摄了《女人是男人的未来》(2004)和《影院故事》(2005)。这两部影片都是由韩国著名导演洪尚秀与法国MK2 出品公司共同制作的。韩国政府目前对此种行为大力扶植,正如文化部长金明坤所言:“迄今为止,韩国电影的市场多半局限在亚洲,进军欧洲市场的步伐缓慢。”而合作共赢则成为此类影片的终极目标。
  欧洲重要电影节则是另一个重要的渠道。如今的电影节,与其说是一个艺术展览的殿堂,毋宁说是一个推销艺术商品的大卖场。韩国文艺片导演只要能在这个大卖场中,找到中意自己的发行方,卖出影片的发行权和DVD出品权,收回投资便容易得多,更幸运点的或许连下部影片的投资都有欧洲人送上门来。当然,能享受这般待遇的,需以获奖为前提,奖越大越吃香。于是,自从林权泽携《醉画仙》首夺欧洲电影大奖后,三大节的舞台上便屡屡出现韩国人的面孔,这其中尤以金基德、李沧东、朴赞郁等人最为夺目,某种程度上,他们已成为世界了解韩国电影的窗口了!
  由此更想到我们的“第六代”,韩国的文艺片导演也正行进在相同的“从外及内”的道路上。常常看着他们红地毯上的靓影浅笑、觥筹交错,可这背后的辛酸和坚韧,又有几人知呢? 2007韩国电影《黑宅》
韩国电影网站
韩国首尔的电影院
韩国电影:外遇的好日子
韩国电影 怪物2

韩国文艺片的异国情缘:https://www.ryedu.net/hy/hlf/200801/5485.html
  • 下一篇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