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外语爱好者网站 >> 英语 >> 大学英语 >> 正文

英语阅读两个狙击手第 2 页

作者:外语爱好…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更新时间:2021/12/8

 

一个共和党人的狙击手趴在奥康奈尔桥附近的一个屋顶上观察着,他的身旁放了一支步枪,肩上挎了一副战地望远镜。他的面庞还是学生模样,身体瘦削得像一个苦行僧,可是他的眼睛却闪着狂热的寒光,这是一对深沉的、若有所思的双眼,对死亡已经司空见惯。

他在狼吞虎咽地吃三明治,从早晨到现在他还没吃过东西,他太兴奋了。吃完三明治,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扁瓶威士忌喝了一小口,又把酒瓶放回口袋。他顿了顿,考虑着是否应该冒险抽口烟。会很危险,黑灯瞎火的,敌人会发现火光,敌人也在观察哩。最后,他还是决定冒一次险,他把香烟放在唇间,划着了火柴,急急忙忙地吸了一口就吹灭了火。几乎是与此同时,一颗子弹射了过来,打在护墙上被撞扁。狙击手又吸了一口就掐灭了烟,低低地骂了一句就爬到了左边。他小心翼翼地从护墙内探出身来窥望,一道光闪过,一颗子弹嗖的一声贴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,他立刻缩了回来。他根据看到的闪光判断出子弹是从街道对面射过来的。

他滚到后面的烟囱旁边,在烟囱后面缓缓地立起身来。对面的狙击手隐在夜幕中看不见,却见一辆装甲车驶过桥面,沿这条街缓缓开来。装甲车停在街对面,离这里50码远。他听得见马达沉闷的喷气声。狙击手的心怦怦直跳,越来越快。是敌军的车,他想开枪,可他知道没用,因为子弹绝对无法穿透那个灰色庞然大物的钢质外壳。

接着,从旁边小街街角走过来一个头部裹着破破烂烂披肩的老太太。她开始跟装甲车炮塔里的机枪手说着什么,边说边用手指着这个狙击手所在的房顶——肯定是在告密。炮塔开了,露出了机枪手的头和肩,他朝老太太所指的方向瞭望。狙击手立刻端起枪来开了火,机枪手的头重重地落到炮塔的侧壁上。老太太向那条小街冲去。狙击手又开了一枪,老太太尖叫一声转了个圈,掉进路边沟里。

突然,对面的屋顶响起枪声,狙击手骂了一句,手中的枪咣当一声砸到了屋顶上。狙击手蹲下拾枪,却没有捡起来,他的前臂中弹了。他低声说道:“主啊,我中弹了。”

他在屋顶上卧倒,爬回护墙旁。他用左手摸了摸受伤的右胳膊,没有痛感,只有麻木的感觉,好像胳膊被砍断了似的。

他迅速从口袋里掏出小刀,抵着护墙把刀打开,用刀把袖子划开。

他拿出战地止血包,用刀把袋子挑开,敲碎碘酒瓶颈,把苦药水滴在伤口上,一阵痉挛似的痛感立刻传遍了全身。最后,他把藥棉放在伤口上,用纱布裹住,借助牙齿把伤口包扎起来。

他贴着护墙躺着,紧闭双眼,强忍着疼痛。

下面的街道一片寂静。装甲车很快从桥上退了下去,机枪手已经死亡,头还在炮塔上耷拉着,老太太的尸体一动不动地躺在沟里。

狙击手静静地躺了很久,一面养伤,一面盘算着怎么逃走。天一亮,屋顶上的自己就会被发现,被打死,而对面的狙击手是自己逃跑的障碍,所以必须杀掉他,可是自己已经不能用步枪了,只能用手枪来凑合。他终于心生一计。

他把帽子摘下来,放到步枪的枪口上,然后把步枪慢慢举过护墙,举到街对面能够看到的地方。几乎与此同时一声枪响,一颗子弹从帽子中间穿过。狙击手把步枪向前倾了倾,帽子滑落到了街上,然后他用左手抓住步枪的中间部分,让手从屋顶上无力地耷拉下来。少顷,他松开手,让步枪掉到街上。随后,他扑倒在屋顶上,手也随着收了回去。

他迅速爬到左边,窥视着对面屋顶的一角,发现自己的计策已经奏效:对面的狙击手看到掉落的帽子和步枪,还以为击毙了敌人,所以此时正站在一排烟囱前朝这边张望,那个人头部的轮廓在西方天幕的映衬下清晰可见。

共和党的狙击手微微一笑,提起左轮手枪架在护墙沿上。距离大约有50码,在暗淡的光线下射击不容易,而且右手还疼得厉害,好像有成千上万个魔鬼在捣乱。他瞄准目标,由于急迫,他的手在颤抖。他抿了抿嘴,鼻子深深吸了口气,开了枪。

硝烟散尽之后,他向对面窥望,不禁惊喜地叫出了声。他的敌人已经被击中,倒在护墙上的身躯正在垂死的痛苦中踉踉跄跄地挣扎,他企图站稳脚跟,却好像在梦中似的向前栽了下去,步枪从手中掉落下来,砸在护墙上。接着,屋顶上的垂死的狙击手向前倒了下去,身体在空中翻了几翻,随着沉闷的砰的一声,摔到街上,一动不动了。

看到敌人倒了下去,狙击手打了个寒战,心中对战争的渴望消失得无影无踪,代之以被懊悔刺痛的心。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头上冒了出来,牙齿也在打战,他开始语无伦次地自言自语,诅咒这场战争,诅咒自己,诅咒所有的人。他看了看手里还冒着烟的枪,骂了一句就把它扔到了脚边,手枪由于震动而走了火,一颗子弹嗖的一声从他的耳旁飞过,他一惊,恢复了理智,神经也稳定了,恐惧的阴云从心头消散,他哈哈大笑起来。

他从口袋里掏出了那瓶威士忌,一口喝了个精光。在酒精的作用下,他胆子又大了起来。他打算找连长报告情况,于是捡起手枪放进口袋,从天窗向下面的房子爬去。临近街口时,他突然产生一股好奇心,想要看看自己打死的那个狙击手是谁,因为不论对方是谁,他都认为对方也是个出色的狙击手。他想看看是不是认识对方,也许在军队没有分裂以前,他们在同一个连队呢。他决定冒险去看一眼,他环顾四周,发现街的那头战火很猛,而这头却是一片寂静。

他冲过街道,一挺机枪射出一串冰雹似的子弹,周围的泥土被纷纷掀起,但是没有打中他。他一下子趴倒在那个狙击手的尸体旁,机枪停止了射击。

他把死尸翻了过来,看到的是自己哥哥的脸。

上一页  [1] [2] 

英语阅读
英语阅读:Education Today
英语阅读:Sex Education Begins at Home
英语阅读:The Humanities人文科学
英语阅读:On Perseverance谈毅力
英语阅读两个狙击手第 2 页:https://www.ryedu.net/syy/dxyy/202112/60309.html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